第一百二十六章 瘟疫(1 / 2)

所有水手的眼里都露出或贪婪或激动的光,连杰克、弗利奥他们也露出了笑容。

刘正倒不觉得他们的表现不堪,如果不是经历了那么多任务世界,心态发生了根本的改变,他的表现也不会强多少,甚至更贪婪也说不定。

船员们得到了财宝,白泥村得到了神人的欢喜和庇护,宾主尽欢。

晚上,哈卡几乎把村子的储备都掏空了来招待他们,除了一些奇怪的虫子以外,味道都还算不错。

尤其是一种用玉米酿造的酒,味道微甜后劲大,深得水手们的喜欢。

除了值守的拉斐尔三人,所有的人都喝醉了。

船员们和土著们脸贴着脸,肩膀挨着肩膀,彼此说着听不懂的话却依然聊得热火朝天。

一些人和土著女性看对了眼,直接就走进了旁边的草屋里。

杰克甚至连草屋都懒得进,抱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就钻进了丛林。

刘正看在眼里也懒得管,虽然他对这种行为没什么兴趣,但只要你情我愿,也就随他们去吧。

哈卡就不用说了,本来侍奉神人就是她们的荣幸,要是能留下后代,那就更是意外之喜。

这一夜所有人都很开心,熊熊的篝火燃烧了大半个夜晚,将这海岸的一角映如白昼。

直到朝阳升起,露出了小半个圆的太阳将海天之交染成了鱼肚白,清凉的晨风吹在刘正的脸上,让他精神一爽。

看了看瘫成一堆死猪的水手和土著,想来应该也不会闹出什么事情。

于是他跟狼之心打了个招呼,去了海里练功。

已经金丹初成的刘正,练起功声势自然不同往日。

多次强化过的神经反应加上金丹圆融的灵通触感,让他能敏锐地把握海流的变化。

逆练则激起浪花四溅,顺练则带动漩涡转动,低沉的气鸣声穿透海水,直达海面之上,就像有一头鲸鱼在海里嬉戏打闹一般。

一道暗流顺着刘正的左手流过他的背脊,体内的龙血也随之发出畅快的吼叫,他的右手在暗流流过之前顺势拍出。

天人合一的一掌将海水击出一道激流,直射到海滩之上,溅了走过来的哈卡一身。

哈卡畏惧地看了一眼从海里走来的刘正,谦卑地垂下了头。

之前他就知道这位非同小可,现在看来果然真如神人一般。

老祭司的传心之术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,一个经过心智训练的祭祀学徒被施术之后,也要睡上一整天才能缓过来。

而刘正仅仅只是愣了一会儿神,光是这份强大的意志就足以无视很多巫术了,在海中展现出的无匹神力更是让他心惊胆战。

“伟大的神人,您的船长在召唤您。”哈卡恭敬道。

“叫我华莱士吧,神人听着太别扭了。”刘正纠正道。

的,伟大的华莱士。”哈卡有些迟疑,但又不敢违背刘正的意思,只好改口。

刘正翻了个白眼,非得加个前缀,你说的不累,我听得都累。

不过他也懒得再纠正,抖了抖身上的海水,朝村子走去,哈卡垂着头跟在后面。

回到了村子,拉斐尔正挨个儿把那帮醉鬼叫醒,倒是进了草屋的那帮家伙不用叫。

还能干那事儿的人都不会多醉,真醉了的人根本有心无力。

哈卡殷勤的让村民们煮了热汤,里面放了些草药、肉干之类的东西,给船员们提神醒脑。

虽然刘正没醉,但村民也给他倒了一罐。

刘正接过罐子道了声谢,给他倒水的土著女孩受宠若惊,连连摆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