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十九、祝寿凤凰岛(1 / 2)

恣意风流 阅文静修 10271 字 10天前

凤凰岛坐落于东南海域,实际上是四大部族的合称,由朱雀山、鸿鹄山、青鸾岛和鸑鷟渊共同组成。

他们原本是h国贵族,因躲避战乱举族迁居至东南海域,属于传承已久的大家族。不同于蜀山、轩辕氏等隐居于世外的武林世家,凤凰岛属于大隐于市的代表。他们亦正亦邪,既教书育人也杀人越货,所以被黑白两道的人熟识。

凤凰岛四大部族互相通婚,家主由四大家族推举产生。左天翊出身鸑鷟渊,正是当代凤凰岛当家,而此次大办寿宴的是上一代当家朱雀山百里鹏,也是左天翊的岳父。

因为凤凰岛交友甚广,所以百里鹏寿宴,黑白两道前来捧场的人很多,凤凰岛两大岛屿的港口全部开放,供客人停靠船只,只有少数贵客才可以乘机降落凤凰岛鸿鹄山峰顶机场。

“我说,有飞机你不坐,非要在海上飘,可怜我都快把胆汁吐出来了!”柳渊明面色苍白的躺在甲板上躺椅上欲哭无泪。他是真不知道会晕船,否则打死他也不会跟鄢凌一道走。

“嗤,当时你不是还挺兴奋的,说要来海上看鲨鱼,啧啧,看鲨鱼?呵呵,我看是鲨鱼来看你吧。”鄢凌一边悠哉悠哉的吃水果,一边嘲讽着柳渊明。

“你tm能不能别吃了,看着你吃我就想吐。”柳渊明悲催的闭上眼睛。

“呵呵,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”鄢凌白了他一眼,幽幽的说了一句,转头问葛晓曦:“师哥呢?”

葛晓曦笑道:“在下面跟羡昀朱比枪法呢。”

鄢凌嘴角抽搐,“这俩人比了多少次了,还没个结论?”

阿诺因呵呵一笑:“总归是陆钧赢得多,实在被缠烦了就放个水,结果羡昀朱眼睛尖,发现了就不依不饶的,一来二去就没完没了了。”

闻言,鄢凌起身活动了下手脚,冷冷的说:“到底是陪谁度蜜月呢,一个两个的欠虐!”

阿蝶绕看了眼远处的海岛,高声说道:“马上要到了,我通知挂旗更衣了啊!”

鄢凌头也没回,右手比了个ok,直接往底层的射击室而去。

“呵呵。”阿诺因笑了笑,“要不要下去看看?”

孔知南想了想说:“森蚺晋级后还没见鄢凌动过手,去看看。”

鄢凌来到现场时,谭敏一个人坐在旁边当观众,看的满面笑容十分过瘾。陆钧和羡昀朱此刻正在比试活动把,叭叭叭的枪鸣声此起彼伏,战况激烈,成果斐然。

“小姐。”谭敏一眼看到鄢凌唰的站了起来。

鄢凌扫了一眼打得火热的两人,直接来到谭敏身前,手一伸就把人圈到怀里,笑着说:“你家夫人好像看上了陆爷,小可怜的,跟着我吧。”

谭敏肌肉都绷紧了,努力和鄢凌保持距离,敛眉垂眸说道:“属下不敢。”

鄢凌嗤笑:“不敢什么,我看你挺敢的,竟敢反抗我,嗯?”

“......”谭敏无语,心里暗骂羡昀朱混蛋,总缠着陆钧干嘛,看看惹出事来了吧。

两人正说着,一道黑影窜了过来,凌厉的掌风对着鄢凌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来。鄢凌压根儿没理睬那气势汹汹的攻击,抱着谭敏躲到了一边。

“放手!”羡昀朱眯着眼睛冷着脸说。

鄢凌挑眉,不但不放,把人又往身边带了带。可怜谭敏直接被迫的贴在鄢凌身上接受了羡昀朱和陆钧的注视。

“我看你挺喜欢陆钧的,恰好最近我正稀罕谭敏,咱俩正好换换。”鄢凌笑嘻嘻的说。

“放屁!”羡昀朱恼怒,转头对谭敏骂道:“你不知道躲开她吗?”

“......”谭敏黑线,他也要敢躲啊。

陆钧站在一边看着,既没发火也没说话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你想怎么打放马过来!”羡昀朱挑眉说道。

鄢凌低笑一声,爽快的放开了谭敏,眼中幽光一闪,下一秒就消失在了原地,身体拖着残影向羡昀朱踹去。

羡昀朱条件反射的伸手一推,将鄢凌悬在半空中的身体挡了下来,反身回了一脚。两个女人你来我往的战在一起。

“羡昀朱战斗经验丰富,招式大开大阖,进攻凌厉锋芒毕露,防守得当严丝合缝。她那命蛊应该是力量加持型的,这种攻击力度对上大部分男人都不遑多让了,不愧是玄牝的战神。反观鄢凌就显的没那么光明磊落了,招式比较诡谲,啧,有玄冥龙蛊在身,这家伙反应能力提升了一倍不止。”孔知南站在一旁评价了一句。

阿诺因看了看,笑道:“其实阿依诺的力量也是很厉害的,只是这家伙偏爱敏捷,不喜欢跟人正面硬碰硬。”

孔知南嗤笑:“你可弄错了,鄢凌这家伙分明就是阴险。”

阿诺因抿嘴笑问:“怎么说?”

孔知南说:“纵观鄢凌策划的大小战斗,这家伙对闪击战不是一般的偏爱,分明就是个极喜欢正面硬碰硬的人。可她与人过招时却非要给人家一种不喜欢正面对决的错觉,不是阴险是什么?呵呵,要是哪个家伙真是这么认为了,到时候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“哈哈,你这么一说,还真是那么回事。”阿诺因哈哈大笑。

陆钧站在一旁看着鄢凌和羡昀朱你狠我更狠的对打了一会儿,想着气也该撒的差不多了,就瞅准机会上场一抓一推把两人给分开了。“快到了,别打了。”

“确实厉害,有机会再切磋。”羡昀朱整了下衣服,拉着谭敏走了。

“我们也走吧。”孔知南扫了陆钧一眼,拉着阿诺因闪人。

整个射击室只剩下了鄢凌和陆钧两人。陆钧摸了摸鼻子,拉着鄢凌的手说:“你生气啦?”

鄢凌甩开他的手,直接坐到旁边的椅子上,脚往桌子上一搁,挑眉问道:“知道我想干什么吗?”

陆钧微微一笑,上前几步蹲在鄢凌身旁,温和的笑着:“想抽我?”

“呵,挺了解我嘛!”鄢凌不爽快的哼笑一声。

陆钧抓着鄢凌的手亲了亲,轻笑道:“以后我只陪着你,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件事?”

鄢凌斜睨他一眼,“什么?”

陆钧把头埋进她怀里,低声说:“不要拿我换别人。”

“......”鄢凌无语,说着玩的好吧,她怎么可能干这种事!

“你要拿我换谭敏,我不知道怎么了,我心里很难受。”陆钧情绪有些低落。

得,这下别说发火了,她还得安慰人家。鄢凌暗自翻个白眼儿,把陆钧拉起来拽着就走。“走,再让你重温下我对你的变态占有欲,省的没事瞎想。”

三个小时后,一艘悬挂着金蛇旗帜的游轮停泊在了鸑鷟渊港口。一行二十几个男女从船上走了下来,全都穿着苗衣。

“阿诺因,阿依诺,这里!”百里艳得知鄢凌他们到了港口,老早就在码头上等着。看到打头的两个人,她高兴的挥着手。

“嗨~,美女有没有想我啊!”鄢凌笑着打趣百里艳。

“去去去,没个正形。”百里艳啐了鄢凌一口,看到葛晓曦笑眯眯的说:“晓曦,好久不见了啊,啧,越长越可爱了。”

“呵呵,艳姐说笑了。”葛晓曦温和的笑着。

“这位帅哥就是陆钧吧,上次来去匆匆的都没见到,呵呵,果然帅人一脸啊!”百里艳笑的明艳。

“左夫人久仰。”陆钧上次来鸑鷟渊忙着装船走货,确实没见过百里艳,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水晶宫擂台赛,印象里是个雍容爽朗的女子。此时真见到了,才知道什么是百闻不如一见。左天翊这位夫人当得上是国色天香了。

百里艳笑了笑,小小的推了一把鄢凌,促狭的说:“小样儿,艳福不浅啊~”

鄢凌失笑,“上次水晶宫时送你,你不敢要,现在后悔也没用了!再帅也是我的人,是不是啊帅哥?”

“呵呵。”陆钧笑着点头。

“德行!”百里艳啐了她一口,转头看向其他人。